怀孕初期

二级分类:

蔡英文爱法国大餐,马英九吃便当,李登辉喜鱼

  之前,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在一场公开活动中,被问到“软丝是不是章鱼”、“姜母鸭(福建传统美食)是姜加母鸭还是姜母加鸭”时,都选错答案,同时她又在被问到“最喜爱的台湾食物”时拒绝回答,理由竟是“害怕得罪其他食物”,最后勉强说是“肉圆”。

  当天现场新闻片段播出之后,外界讥讽嘲笑之声不断,纷纷认为蔡英文是“富贵人家大小姐,吃惯法国菜,当然不懂姜母鸭,你问她春鸡(法式烤春鸡)她可能比较懂。”

  时间拨回到去年初,2016年岛内领导人选战正是最激烈的倒数计时阶段,蔡英文在“脸书”上贴出一张独自在传统市场小吃店用餐的照片,简单的一碗汤、一碗干面,呈现出亲民简朴的形象。然而就在她上任后不到两个月,蔡英文就宣布不再吃领导人官邸大锅饭,而是自掏腰包每月新台币六万块,聘请私人法国女厨师为她掌厨。

  话说回来,领导人也是人,是人就难免有口腹之欲。回顾当局历任领导人,蒋介石的饮食习惯是典型的大陆江浙口味,喜欢吃芋头、豆腐乳、雪里蕻等,他还特别爱喝鸡汤。晚年蒋介石退居台湾后,饮食越发清淡,最特别的是他的早餐菜色:一片木瓜、一碟酱菜、一盘炒蛋。

  据说早年蒋介石不爱木瓜,但后来由于胃病,在医生的建议下开始天天吃木瓜,胃病症状竟然渐渐改善,从此木瓜就成为外界拜访官邸时必备的礼物,盛产季节时甚至堆得整个警卫室都是。而炒蛋也大有来头,黄埔军校成立初期,担任校长的蒋介石跟学生一起吃大锅菜,但厨房会特别为他准备一个“校长炒蛋”,做法是把蛋汁打到插入筷子不倒的程度,加入葱花,再用五分热油边炒边煎,起锅后外焦里嫩,口感松软,蛋香四溢,后来也被称作“黄埔炒蛋”。

  到了蒋经国时代,他都跟官邸随扈警卫一起吃大锅饭,或者巡访乡间时随意在路边与民众一起吃小吃。由于受到俄籍妻子蒋方良影响,蒋经国时不时喜欢吃西餐,家中秘制的罗宋汤也是官邸一绝,偶尔两人也会光临位于台北市武昌街的俄罗斯餐厅“明星咖啡馆”。

  蒋经国到了晚年仍然保留着从前在上海的习惯,每天早上都用前晚剩菜、剩饭加在一起煮成汤泡饭,再加一碟酱菜、一碟花生米、半个咸鸭蛋。也有一说蒋经国最爱砂锅鱼头,儿子蒋孝勇每次都会亲手将鱼头两腮肉夹到父亲碗里,那可能是他们父子间少数值得记忆的珍贵时光吧。

  曾经因为宴客惹出“三头鲍”风波的李登辉,可能是台湾地区领导人中第一个对吃讲究的人。他的任内承接了上世纪70年代岛内经济起飞累积下来的大笔财富,每次重要宴会都是上龙虾、鲍鱼、排翅,动辄十道菜起跳。李登辉本人则爱喝红酒、吃牛排,口味也偏台式,像是排骨酥、羊奶埔(一种浆果,采摘时会流出白色汁液,又被称为“羊奶头”)、土鸡汤、佛跳墙等。

  陈水扁时代开始将台式小吃引进重要宴会,像肉粽、肉圆、米粉等,当时也被外界批评为“小家子气”、“难登大雅之堂”。而陈水扁本人刚上任时,也以午餐只吃十个“冷掉的水饺”作为勤政爱民之宣传内容,但后来很快又被拍到全家人一起到高级法式餐厅过生日,更不用说后来陈水扁牵涉进多宗弊案,他的“水饺宴”遂成为贪腐的代名词。

  李登辉与陈水扁的前车之鉴之下,马英九担任地区领导人时,天天都吃中兴官邸大厨房的“中兴便当”,新台币50元一份,有饭有菜有肉,八年如一日。某年当局重要宴会,马英九贪嘴大吃红豆饼,被妻子周美青“怒斥”而留下逗趣的珍贵画面,外界才知道原来小马哥爱吃甜食。卸任之后,马英九与副手吴敦义选在台式百元热炒店宴请团队当作“毕业典礼”,也被外界认为“非常亲民”。

  回顾领导人们的食谱,不禁让人想到网络上最近流行的一个段子“台湾简史”:蒋中正开户,蒋经国存款,李登辉提款,陈水扁盗款,马英九补款,蔡英文清户头。看他们吃了什么,就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有趣的是,这似乎也与西洋谚语不谋而合:you are what you eat!(你吃什么,就是什么)

  朱立伦、赖清德被视为国民党、民进党的“明日之星”,都面临着2018年任期届满后失去政治舞台的问题。同时,两人也都在党内一人之下的“老二”位置。不过,朱立伦幸运之处在于,没有同世代的对手、国民党中生代几乎只有他一人,而赖清德却至少面临着党内桃园市长郑文灿、台中市长林佳龙以及泛绿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冲击。在赖清德接任“阁揆”之后,朱立伦的政治出路成为又一个舆论讨论的焦点。

  朱立伦的优势和困境

  目前在国民党内,尚无能挑战朱立伦的中生代,他参与2016年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被认为是全党共识,“定于一尊”的地位不言而喻。朱立伦的父亲是外省籍,母亲为客家望族之后,岳父更曾任“台湾省议会议长”,是本省籍大佬,朱立伦占尽族群融合之利,又有民意代表、行政机构副负责人、国民党主席以及桃园、新北行政首长历练,凭借较轻的年纪,当仁不让地担负起国民党的未来。但朱立伦在各个职务上有“落跑嫌疑”,常常未做满就转任下一职务;在全党期望他扛起2016重任时又没有承担,后在党内施压下勉强出面,既破坏国民党的团结,又给人以缺乏领导力的印象。

  朱立伦两届新北市长任满,面临着没有政治舞台的问题,谁来接棒亦须考虑。台北“世大运”之前,多家媒体的调查显示,蓝营能与柯文哲战台北的人选似乎只有朱立伦,营造出朱选台北的气氛。更早前,征召朱立伦选台南、朱与下任党主席结盟选2020年等猜测,皆为一时之热。对于朱立伦而言,保住国民党“六都市长”中最后一片蓝天义不容辞,同时也是自己寻求代表蓝营再战的“保证金”。甚至有观点认为,只要新北不保,朱立伦就没资格再战。

  2016年选举是国民党遭逢迁台以来最大失败,虽然不能全怪时任党主席朱立伦,但其领导责任以及策略处理不当自不待言,尤其是初选机制、不分区提名以及“换柱”,更是被认为展现出朱立伦领导力不强的问题。在持续推出民众有感政策、蔡英文民调直直落的背景下,朱立伦的满意度有所回温,但不满意度仍然高企,减少不满意度和民众的负面观感,成为朱立伦的难题。

  观察民调时,满意度的起起伏伏尚属正常,不满意度则意味着执政者还能拉到多少票。不满意度越低,行政首长的满意度增长空间越大,反之亦然。如今,现任新北市副市长侯友宜的民调一枝独秀,似乎承接了朱立伦的支持者,受反对者的影响较小,也让朱立伦暂时放下心来。

  朱立伦的出路在何方?

  不可否认,朱立伦的影响力、满意度与形象皆弱于昔日台北市长马英九,因此全台辅选马英九的模式并不适用。与此同时,国民党主席职位也被他人所掌控,短期内并无释出的空间,朱立伦也缺乏政治资源。

  从目前情况来看,2018年“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在县市长席次上应有斩获,朱立伦更不可能因为吴敦义辞职而重掌党主席职位。理由在于,2014年民进党当选席次几乎已经是极大化,再难有增长空间;其次是蔡英文民调不高,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擅长操盘选举。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人建议朱立伦参选其他的“六都市长”,台北、台南即是最可能的选择。

  朱立伦已担任两届新北市长,理论上不允许再次连任。台中市长国民党自有人选,他参选高雄则无渊源。参选桃园也是不太现实的,台湾并无民选县市长“回锅”当选的先例,有“陈青天”之名的民进党人陈定南、“大头市长”称号泛蓝人士苏南成都不能在原来获高支持率的县市再度参选成功,何况是负面新闻更多的朱立伦?

  因此,只有台北、台南有其参选的可能。具体而言,朱立伦参选台北寻求的是政治舞台,若胜选则是国民党最高从政党员,代表国民党角逐大位自是合理不过;若败选亦为国民党牺牲过,应可开出不错成绩单以维持人气,甚至在“道歉效应”的情况下积攒一波政治能量。但若表现不如预期,则有再次受损的危险。

  倘若参选台南市,则明摆着是为党牺牲、以博取党内同情。台南基本盘为蓝绿比三比七,国民党空降最优秀的候选人也难当选。2016年,副主席郝龙斌本准备参选台南市民意代表以拉抬全台选情,后发现选情实在艰困转而北上参选基隆。如今,朱立伦参选台南市还容易让人与郝龙斌对照,彰显他才是“真正的为党牺牲”。

  另一方面,朱立伦还要换取深蓝的原谅。朱立伦在2016年地区领导人选举中,安排不分区民意代表名单偏重地方派系、出面“换柱”引发基层不满、副手买卖“军宅”更引起军人铁票的反弹,深蓝支持者至今仍不能完全原谅朱立伦。朱立伦如果想问鼎大位必然要获得这部分人群的支持,“为党牺牲”一次最容易引发他们的共鸣。

  前不久刚刚发布的新一代苹果手机新增了“人脸解锁”功能,让生物识别这一概念再度引发热议。在发布会上,苹果公司称其面部识别系统的安全性与可靠性已经超过了此前的指纹传感器。然而也有人担心,“刷脸”真的就万无一失了吗,一旦自己的外貌信息被盗用,这道“防火墙”还能否发挥作用?今天,多位网络安全专家齐聚在沪举办的2017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就这一话题各抒己见。

  随着身份识别管理的逐步加强,互联网发展也经历了从无序到有序的过程,对互联网的治理因而也变得更加重要。国家信息中心首席工程师李新友认为,生物识别在互联网端留下很多个人隐私,随着生物识别的应用,个人隐私保护也变得更加困难。

  手持一张照片,按照系统要求,上下左右摇晃一下,假装“点头”“摇头”,就可以在人脸识别系统前蒙混过关,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国家信息技术安全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李京春在中央电视台报道中看到的真实案例:“这说明,在生物识别领域,有一些技术是可以被欺骗、被绑架的。”类似的问题还有不少:2个长相近似的人是否会被误识?如果换一个拍摄环境,还能否识别出来?

  如今,从最早的指纹识别,到时下正火的人脸识别,再到最为前沿的基因识别,生物识别已经进入到实用阶段。就拿人脸识别来说,在不少门禁、银行信息中心的出入口,都已安装了人脸识别装置。不过李京春指出,这并不意味着人脸识别就已完全具备了安全性,如不按照相关标准进行安全性测试,可能就会留下隐患。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院长赵波介绍,目前相关测试标准有些已投入实施,有些则正在制定中。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所长刘权介绍,目前,人脸识别的准确率在不断提高,已超过90%。在局域网中以此作为身份识别的技术手段,已经比较成熟,安全系数也比较高,许多单位的门禁系统即是如此。

  “但作为互联网在线身份识别的技术,人脸识别仍存在一些缺陷。”刘权认为,不管是虹膜还是指纹,最终转化为的都是数据信息,仅以此作为身份识别的手段,难以保证其安全性。在他看来,如果把生物特征作为互联网中的一种身份识别手段,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人的身份特征是不可撤销的,毕竟一个人的指纹只有10个,虹膜只有2个,相貌更是只有那1个,如果这个信息被留存在网上,那么在每个场景下都有可能存在被盗用的风险。”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工程师李新友认为,生物识别在互联网端留下很多个人隐私,随着生物识别的应用愈发广泛,个人隐私保护也变得更加困难。怎样保证身份特征不在网上留存?刘权称,目前在苹果手机中,指纹启动的仅仅是手机的操作权限,从而使用转换后的信息在网络中进行远程操作,还原不出生物特征,这应当是生物识别下一步发展的趋势。李京春也介绍,诸如苹果手机的手机指纹支付,指纹信息并不会像手机号、身份证号一样直接泄露:“现阶段虽无法保证百分之百的信息安全,但该项技术确实已通过相关安全检测与网络安全审查,可以作为应对风险的有效机制。”

  如今,互联网企业在为用户服务的同时,也收集了大量信息。而为了享受到更加贴心到位的服务,用户也常常主动分享自己的各种信息,从喜爱偏好,到年龄性别,甚至是电话住址。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院长赵波提醒广大网民,哪些信息可以公开、哪些隐私需要严格保密,每个人的心里都要有一杆秤:“并不是所有信息都不可以公开,但涉及隐私的,比如姓名、地址、身份证号,一定要谨慎。”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即墨妈妈网